戈尔电梯:带您一起走进电梯里的哲学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4-07 13:14

在那些随处可见的物品里,电梯可能是最被忽略的一个。如果没有电梯,建筑物能有多高?城市会摊到多大的面积,我们会多花多少时间?

一百六十多年前,安全升降电梯的发明,提升了城市的天际线。现在,每天都有数十亿人搭乘这种垂直交通工具上上下下,在这个几平米的铁盒子里,产生了无数的哲学问题——电梯怎么还不来?为什么超重的总是我?进了电梯大家怎么都不说话了?

01

在电梯里,为什么所有人都盯着楼层指示?

其实这是一种避害行为。我们都知道盯着楼层指示,就像盯着手表秒针或者地铁到站提示牌一样无趣;我们只不过是用这种方式来避免其他的尴尬,同时期待着第一时间脱离这种不舒服的境况。

电梯是个特别的狭小空间。每个人都尽可能站直,任凭陌生人挤压自己的个人空间,这会本能地感觉到受威胁。在这种时候,与其他人视线直接接触是件尴尬的事,无论是从演化上还是社交礼仪上都是如此想和熟人聊聊天也很糟糕,比在图书馆里大声喧哗更糟;至于低头看手机——你真的会让别人对你手机屏幕上的东西一览无余吗?

所以人们一般采取鸵鸟策略,戴上耳塞,假装无视身边挤挤挨挨的陌生人,假装自己很放松,假装楼层指示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东西;然后等电梯一开门,就迅速冲出去。

戈尔智能电梯自主研发的多媒体液晶显示屏,可以帮大家避免这种尴尬,图文语音播报站采用7或10英寸视频机显示,可以播放视频、广告,即使网络中断,预制在SD卡内的内容继续可以无间断的播放具有语音播放功能,天气预报、电梯运行状态等可以实时显示;电梯发生故障时,还可以通过轿厢媒体提供维修工急修到达路线时间。


02

为什么超重的总是我?

嗯,真的不是电梯搞歧视……只是这种“明明有肉却吃不到”的事情,更容易被记住而已。不过这也是为了安全嘛。

要保证安全,首先要保证不超重。所以电梯的额定载人数,会用电梯载重除以平均体重得出,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会遇到“明明没有很多人,自己进去后还是超重了“,可能电梯里隐藏了几位重量级大神!

超载是电梯运行的一个重大隐患,一般来说,每台质量过关的电梯都设有超载警示开关,超员会发出警报,戈尔智能电梯轿内的液晶显示屏同时播报超载语音提示。戈尔智能电梯外呼系统此时也会有满载提示,并且自动不停靠,最大程度上保障乘客的安全。

同时,戈尔电梯自主开发的智能传感器可以实时监测轿厢的运行状态以及变化,对轿厢的绝对位移及其他因轿厢运动导致的异常信息,都将及时反馈给后台并计算出最优维修方案。

戈尔电梯完美杜绝了传统电梯因绝对位移丢失导致的“溜梯”现象,并可在电梯故障发生同时就近释放被困乘客,不会因为超载等特殊情况溜梯,“运行不溜梯,故障不困人”是戈尔电梯对乘客的品质承诺。


03

电梯怎么还不来?

越着急电梯越不来?当然,这是相对论嘛?这是心理作用啦。

人们在不同时候有不同的等待极限:等待网页加载的极限是几秒钟,等待电梯的极限嘛,大概是30秒钟。要让电梯多快好省,就不能让每部电梯各自为政。

控制多部电梯联动,早就变成了一个有趣而复杂的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的算法,已经成了程序员的经典面试题。

戈尔电梯所研发的智能派梯技术,则是为了解决用户等待极限应运而生,尽可能在几个相互矛盾的目标中取得平衡。要快速响应、要快速到达,要少开电梯门,要承载更多乘客……而每一层等待电梯的人数还是不确定的。在高峰时段,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

网页加载速度过慢时,我们会折磨刷新按钮,如果电梯太慢了呢…那我们只能看电梯广告转移转移注意力了。

在减少等待方面,已经有了许多努力。戈尔电梯智能派梯技术能在运输高峰和低谷时采用不同的运行模式,将乘客分组管理,尽可能减少加速减速时间和开门次数。这不仅能够降低电梯体运行时的能量消耗,还能大幅度压缩电梯等待时间。


04

电梯有味?有病菌?

电梯每天承载数百人次上上下下,难免碰到几个吃坏肚子的、肠胃灌风的,疫情当下,这显然已不是主要问题。在这场战役中,因为电梯环境相对封闭,人员密度大,空气难流通,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被认为增加了新冠病毒及其他传染病的传染途径“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日前,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气溶胶传播需要一定的空间和一定的距离来传播的,所以通风至关重要。由此可见,在通风条件不好的情况下,气溶胶传播的风险很大。

戈尔电梯在顶部会安装直流风机,可以有效去除空气中的颗粒物和病菌,并能在几分钟内完全循环电梯里的空气,使空气保持清洁、无菌。戈尔电梯里还可以安装负离子除菌去味系统,负离子对空气中细菌、病毒传接介质之一的气溶胶拥有主动沉降作用,通过持续性的对空气中的气溶胶聚合沉降,达到对空气中细菌病毒主动灭活的作用,能让轿内空气、轿壁及按钮保持无菌状态。

因为有这些系统的存在,戈尔电梯,让您乘坐电梯更安全。


05

坐电梯如乘飞机?

耳朵对气压变化很敏感,只要二十层楼左右就能感觉到耳膜鼓胀。不过这还算可以接受;难以接受的是突然加速减速。

电梯速度和感觉舒适也是一对难题。显然我们上下班不打算附加一份过山车体验,但是看着电梯楼层指示慢悠悠地跳数字也很不爽。楼层越来越高,电梯的速度和加速度变化也就变得更重要。

戈尔电梯超高速电梯速度可以达到每秒钟8米以上,更高的建筑,也需要更快的电梯。

这么快的电梯,突然加速减速显然不可取。戈尔电梯往往都采用渐变加速减速,速度上升和下降呈现类似抛物线的曲线。

看起来可能不大起眼,可是如何优化这条曲线,如何在我们感觉舒适的范围内尽可能加快加速和减速速度,可是个能发论文的有趣电梯问题呢。